欢迎光临霍邱新闻网!今天是2019年11月19日星期二
内容
  • 标题
  • 内容
  • 作者
搜索

新闻热线:+086-0564-2717666

网上投稿:hqnews@qq.com

首页 > 文学 > 详情
张正旭:荷立秋韵
发布时间:2019-10-04 | 来源: | 作者:whl | 责任编辑:


  农历8月末,秋天的微笑高高地被变化莫测的秋云泼墨,随意地勾勒一幅秋韵图画。没有了火爆脾气的阳光好似游动的画笔,凌乱而柔情地在大地散步,像是寻找,又像是反省。这个时候,最宜到县城西北部的西湖里赏荷。赏荷,并非目光打捞一处景观,而是是一种心境的体验。
  西湖,是霍邱特色地名的繁衍,是淮河流域一片蓄洪区博大的胸怀。这地名虽然与杭州的西湖和扬州的廋西湖同名,那“西湖”是一种豪气的名湖,在地理版图上肆意张扬。霍邱的西湖是平凡而普通的一员,名不经传,就像一株荷花一样,寂静而安详地抚摸着淮河的柔波与心跳,感受着淮河岸边霍蓼大地巨变沧桑的呼吸与心跳。荷花就是呼吸频率的记录,也是心跳动态的扫描。
  站在淮河大坝极目远眺,视野突然空旷起来,连片的荷叶,宛若涨潮的海水涌动,绵绵不绝,一碧万顷,直漫天边。盛开的白莲花恍若一群绵羊在湖面悠然踱步,又像展翅翱翔的白鹭,让人不虚此行,枯萎的她也没有让人感到失望。即便是枯萎,那花瓣在掉落时仍是纯白如初,不像郁金香,艳丽之后就变地枯黄起皱。当所有的莲花瓣落尽时,代表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。那一颗颗青翠的莲蓬是献给她们最好的礼物。这些白色的天使也许是在测量生命的直线。生命直线是沿着时光的刻度的方向进行的时候,是自由地解脱自己!日月的阴晴圆缺,四季的寒暑旱涝,顺利时它进行时是那么豁达奔放,困难时进取又是如此地艰辛。荷花从荷叶与荷茎间突围出来,第一是挣脱本身壳的桎梏,那就是要绽放自己生命意义与价值的决心,即便是以花蕾的形式也不放弃;第二是冲破空间地域的束缚,再就是在空间努力。空间是“0”也是“1”:无人相,无我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空间充满着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原来是这么坚实严密,荷花的生长,必须靠着自己向外扩张才能有自己的存在的立位!
  探目那片荷郁郁苍苍的叶魂,英气波荡着霞光。荷叶硕大碧绿,高高擎出水面,在风的呼唤声中摇曳生姿,叶片与叶片摩擦时的呢喃细语,可以听见朱自清笔下的“天地间隐隐传来的渺茫辽远的歌声”。荷花开得正盛,要到农历五月到七月间,荷花开始时多为粉色蕊,淡粉是薄施粉黛,盼眸传情;深粉是艳抹浓妆,舞台旋爱。淡妆浓抹,总是相宜,那是一种心性使然。若把荷花比作荷仙姑,她的仙人气质大约是恬静,她的姑娘品性是质朴。一个女子,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“仙姑”,即便自知自己天生丽质,却能淡然自持,不喧哗,不张扬,只在世间的一隅,安静地绽放。这是荷的静气,一种美德馨香。由此,我想到了“欲得天下之大成,必先修其内心,使之不随境转,不由物生,方可集天人合一,至大境界也”荷言之谆谆教导。王阳明弃荣贵于龙场悟道“吾即是宇宙,吾心即宇宙”之大道,寡欲制欲,知行合一,悠悠钟声对娴娴韵律,提念间又一春秋。变幻春秋战国,纷乱不断,孔丘处世中静观万幻:入则孝,出则悌,谨而信,泛爱众,而亲仁,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君子以德立人,方可明理。人为性灵,失本真便无趣。孟夫子曰:“无不善之人”,此非意人无不善,但指不善者非人也。风回,轮转,物是,人非,千古风流终随大江东去,答言世象皆虚幻。智者能不被其蒙蔽,则该有所秉持。正所谓:“外化而内不化也.处世通融圆滑,于内心有持信念之大勇,亦不失自我。偶寄闲情,方可负阴抱阳,冲气以养性,依仁游艺以修身”。
  荷花别称莲花,又称藕花、芙蕖、菡萏、芙蓉等,都是好名字。两汉时的《江南》写道,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,鱼戏莲叶间。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西,鱼戏莲叶南,鱼戏莲叶北。”诗中没有一字是写人的,但是我们又仿佛如闻其声,如见其人,如临其境,感受到了一股勃勃生机的青春与活力,领略到了采莲人内心的欢乐和青年男女之间的欢愉和甜蜜: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荷叶,莲叶下自由自在、欢快戏耍的鱼儿,还有那水上划破荷塘的小船上采莲的壮男俊女的欢声笑语,悦耳的歌喉,多么秀丽的江南风光,多么宁静而又生动的场景!仿佛一股夏日的清新迎面扑来,想着就令人觉得清爽。还不止于此,我们还能感受着诗人那种安宁恬静的情怀的同时,自己的心情也随着变得轻松起来。穿过时光的的隧道,一幅生活画卷铺展眼前,荷是时光的摄影机,留下的是永不消逝的生活情趣和审美需求。唐代王昌龄的《采莲曲》: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 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。”描绘出一幅美丽劳动图景画面:采莲少女的脸庞正掩映在盛开的荷花中间,看上去仿佛鲜艳的荷花正对着少女的脸庞开放,在那一片绿荷红莲丛中,采莲少女的绿罗裙已经融入田田荷叶之中,几乎分不清孰为荷叶、孰为罗裙,而少女的脸庞也与鲜艳的荷花相互映照,人花难辨。让人感到,这些采莲女子简直就是美丽的大自然的一部分,或者说竟是荷花的精灵。采莲少女又与绿荷红莲浑然为一,看不见踪影了。伫立凝望者在刹那间所产生的一种人花莫辨,亦真亦幻的感觉,一种变幻莫测的惊奇与怅惘。然而,正当他踟蹰怅惘、望而不见之际,莲塘中歌声四起,才又恍然大悟,"看不见"的采莲女子仍在这田田荷叶、艳艳荷花之中。由此想到了“与天地相应,与四时相副,人参天地”。孟浩然《夏日南亭怀辛大》:“荷风送香气,竹露滴清响” ,清风徐徐送来荷花幽香,竹叶轻轻滴下露珠清响。荷花的香气清淡细微,所以“风送”时闻;竹露滴在池面其声清脆,所以是“清响”。滴水可闻,细香可嗅,使人感到此外更无声息。写“荷”以气,写竹以“响”,而不及视觉形象,恰恰是夏夜给人的真切感受。“荷花入暮犹愁热,低面深藏碧伞中”,是杨万里《暮热游荷池上五首》中的句子,荷花也害怕热气,到了傍晚还深深躲在荷叶底下不愿露面,有股欣喜之情跃然纸上。荷花的“深藏”来写出天气之热,化静为动,富有动态美,散发着人们对夏季傍晚美景的喜爱以及对大自然的喜爱之情。思绪游龙一般在古诗词海洋里遨游,激起的浪花让我的记忆再次波荡开来——
  1989年,父辈们响应“围垦筑田、变废为宝”的号召,带着扁担大锹、铺盖行李,到城西湖打河堤。当时场面壮观,彩旗飘飘,人山人海,你来我往,挑着泥块,从西湖腹地筑起拦水坝。人们靠着肩膀的力量,硬是从西湖腹地筑起一道拦水坝。荒废的西湖仿佛一下子腰杆硬起来了,成为一片良田。可接下来的是,这种举动是大自然对人类惩罚的开始。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”。1990年,洪水泛滥,筑起的淮河长坝被洪水吞噬不说,还把良田万亩淹没。全县动员万余民工、武警官兵参战“抗洪抢险”。连续几年的“洪灾”,仿佛把人们“淹”醒了,痛定思痛,亡羊补牢,大举“退耕还湖”工程。当初引以为豪的“西湖长堤是长城,围垦筑田天地宽”的“政绩工程”化作西湖挑衅胜利的借口,在民间津津乐道。经过这样折腾后,西湖收回了桀骜不驯的脾气,慈眉善目地与我们霍邱人民和谐共处。2017年,遵循自然规律,打造城西湖生态湿地,万亩荷花开,生态好风光,建成集中连片、规模震撼的万亩黄金花海、万亩莲花世界、万亩庄园、实现以旅助农、城乡互动,走出了一条产业融合发展的道路。这是荷的呼唤,也是莲的涅槃重生。
  我是一位农民,得益于一个地名的庇护,有了莲花的熏陶与感悟——莲花寺。莲花寺无莲也无荷,只是一座寺庙的化生。千年的寺庙,千年钟声,千年的烟火,千年的祈祷许愿,佛无语,莲自来——改革开放的春风润物细无声。当初的莲花被贫穷落后所困扰困扰。探索乡镇企业发展大突破年代,岔路镇成立了莲子食品有限公司,加工生产莲子面条、饮料等系列产品。为了响应镇党委政府提出来的“打造皖西第一荷花之乡”口号,我们耕种的田地大部分栽植白荷,轰轰烈烈大动作,到头来是了无声息结束。这可害苦了农民,收获那么多的莲藕不能当饭吃,还要完成各种各样的乡村两级下派的名目繁多的赋税,农民苦不堪言。一切都如梦魇般过去了,那只是一个梦境里的的场景。新的时代,经过失败的打击,痛定思痛,立足本土,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辽阔的皖西大地绽放,宛若一片荷海,馨香缠绵,蒸蒸日上,是一派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欣欣向荣的壮歌。我们的莲花寺村以磅礴气势,大力发展乡村手工业、稻虾混养等多种渠道、多种发展经济形式,为地域经济崛起添砖加瓦。这是一片荷海,一片让更多的人民收获存在感、幸福感、获得感的“西湖”:荷花袅袅感世界,秋韵汤汤恩乾坤!
发布时间:2019-10-04 | 来源: | 作者:whl | 责任编辑: